李家贺诈骗罪案 - 刑事、行政案件专项 - 规度律师事务所-呼和浩特律师_呼和浩特律师事务所_呼和浩特律师服务_呼市律师_内蒙古律师事务所_呼和浩特最好的律师事务所
成功案例
刑事、行政案件专项
当前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 刑事、行政案件专项
成功案例
success case

李家贺诈骗罪案

文章来源:内蒙古规度律师事务所 发布于:2017-08-10 浏览次数:4570次 字号【 】【关闭
发布于:2016-12-30 字号【   】


原公诉机关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家贺,男,汉族,1972年3月3日出生于辽宁省海城市,初中文化,无职业,捕前住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昆都仑区。2005年9月26日因犯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2006年10月14日刑满释放。2012年9月24日因涉嫌犯诈骗罪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2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包头市昆都仑区看守所。

辩护人邓鹏飞,内蒙古辰星律师事务所律师。

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包头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李家贺犯诈骗罪一案,于2013年12月30日作出(2013)包刑二初字第11号刑事判决,被告人李家贺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被告人、听取辩护人意见,认为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2009年7月,经被告人李家贺介绍,郭某某承揽了包头市某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某公司)开发的某小区塑钢窗加工安装工程,并于同年9月开始施工。利用上述条件,李家贺谎称自己是某小区塑钢窗的承揽人,拥有多套某小区顶账房。2009年11月至2011年7月期间,李家贺以低价出售某小区顶账房的名义,分别骗取受害人裴某甲购房款人民币25.68万元,调动工作活动经费人民币4.5万元;骗取受害人孙某乙夫妇购房款人民币33万元;骗取受害人裴某乙购房款人民币32.1万元;骗取受害人金某某购房款人民币16.7万元;骗取受害人田某某购房定金人民币5万元;骗取受害人李某乙购房定金人民币5万元;骗取受害人卢某某购房定金人民币5万元;骗取受害人翟某某购房款人民币6.08万元,受害人马某甲购房款人民币26.08万元,受害人马某乙购房款人民币32.08万元,受害人郝某某购房款人民币26.08万元,受害人王甲购房款人民币26.08万元;骗取受害人高某购房款人民币12万元;骗取受害人裴某丙借款人民币29.8万元;骗取受害人王某某购房款人民币15万元;骗取受害人杨某甲购房款人民币26万元;骗取受害人杨某乙购房款人民币29万元;骗取受害人杨某丙承揽工程项目好处费人民币5万元;骗取受害人杨某丁购房款人民币13万元;骗取受害人王乙购房款26.08万元;骗取受害人任某某安排工作活动经费人民币3万元;骗取受害人许某某协调刑事案件活动经费10.3万元;被告人李家贺骗取的上述财物全部挥霍。公安机关于2010年9月24日将李家贺抓获归案。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李家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412.56万元并全部挥霍,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且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且系累犯,应从重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九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认定被告人李家贺犯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宣判后,被告人李家贺及其辩护人提出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为,认罪态度好,具有悔罪表现,原判量刑重。

经审理查明,2009年7月,经上诉人李家贺介绍,郭某某承揽了包头市某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某公司)开发的包头市昆都仑区某住宅小区的塑钢窗加工安装工程。李家贺谎称自己是某住宅小区塑钢窗工程的承揽人,拥有多套顶账房要低价出售,并在该小区预留了房屋。2009年11月至2011年7月期间,李家贺与多名买房人签订假合同,骗取多名买房人巨额购房款,并全部予以挥霍。李家贺还以帮助他人调动工作、承揽工程、协调刑事案件等为名骗取多名受害人财物,全部予以挥霍,具体犯罪事实如下:

(一)2009年11月,上诉人李家贺到裴某丙经营的相约信息部,谎称其承揽某小区塑钢窗工程所得数套顶账房欲低价出售。受害人裴某甲得知后与李家贺联系,李家贺带其到某小区考察后,于2009年11月27日、2010年1月19日以“刘鹏”和“包头市翔源节能材料有限责任公司”的名义与裴某甲之子徐某某两次签订虚假购房协议,约定出售某小区16栋2单元6楼23号房屋一套。2009年12月14日至2011年7月7日期间,李家贺以收取购房款等为名,骗取裴某甲人民币共计25.68万元。2010年4月,裴某甲欲给儿子徐某某调动工作,李家贺谎称可以帮忙办理,先后向裴某甲骗取活动经费共计人民币4.5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受害人裴某甲的报案材料及陈述证实,2009年11月,其通过裴某丙得知李家贺有顶账房低价出售,便与李家贺联系。李家贺领其去某小区看房后,与李家贺签订购买某小区16栋2单元6楼23号房屋的售房协议。李家贺先后骗走其25.68万元。2010年4月,李家贺以为其儿子徐某某调动工作为名,骗取其4.5万元。

2.证人裴某丙的证言证实,2009年11月,李家贺到其经营的相约信息部登记卖房子,称有某小区三套顶账房欲低价出售。其妹妹裴某甲买了一套,当时李家贺带其和裴某甲到售楼部看房后签订了购房合同。其替裴某甲交给李家贺20多万元房款。

3.证人郭某某的证言证实,李家贺为其介绍了某小区塑钢窗安装工程,其给了李家贺信息费。汇金公司给过其顶账房,李家贺没有顶账房。李家贺从未和其说过出售顶账房的事。

4.证人李某甲、何某某、张某甲的证言证实,李家贺在某小区曾预留过房屋,但从未实际办理买房手续。

5.《工程建设款顶房双信约定书》及《售房协议》证实,2009年11月27日和2010年1月19日上诉人李家贺以“刘鹏”和“包头市翔源节能材料有限责任公司”的名义与裴某甲之子徐某某两次签订虚假购房协议,载明出售某小区16栋2单元6楼23号房屋一套。

6.收条证实,上诉人李家贺以“李贺”、“刘鹏”的名义,收取裴某甲购房款、房屋配套费共计人民币25.68万元。

7.上诉人李家贺供述,其认识裴某丙后,谎称其是公安局派出所领导的司机。2010年初,裴某丙介绍裴某甲、裴某乙来买房,就带她们去售楼部看过图纸,她们觉得位置比较合适,就留下了楼房栋号。裴某甲陆续给其房款共计22.67万元。其给裴某甲打过一张1.08万元的收条还和她签过一份售房协议。裴某甲还让其给她儿子调动工作,其共收了4.5万元。

(二)2009年11月,受害人孙某乙、高某某夫妇经相约信息部的裴某丙介绍,得知李家贺登记出售顶账房。李家贺带孙某乙夫妇到某小区售楼部查看后,以“刘鹏”、“李贺”、“包头市翔源节能材料有限责任公司”的名义与孙某乙夫妇签订三份虚假房屋买卖协议,出售某小区13栋2单元1楼西户14号房屋一套。2009年11月24日,孙某乙夫妇交给李家贺定金人民币2万元,同年11月27日,孙某乙夫妇将购房款人民币31万元存入李家贺提供的张某账户上。李家贺骗取孙某乙夫妇购房款共计人民币33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受害人孙某乙的报案材料及陈述证实,2009年11月24日,通过相约信息部得知刘鹏出售顶账房,当天下午刘鹏领其去售楼部核实情况后签订了买房合同。其交给裴某丙2万元押金。同年12月25日,其与裴某丙、刘鹏等人去银行,把31万元打到户名为张某的账户上。过了两三天与刘鹏签了一份《工程建设款顶账房双信约定书》及《售房协议》。得知被骗后报案。

2.证人张某的证言证实,其丈夫李家贺曾用其银行卡收取过他人钱款。

3.证人裴某丙的证言证实,2009年11月,李家贺与妻子张某带着其与张某乙、高某某和孙某乙夫妇去包头市商业银行,高某某往张某的银行卡上存了30多万元购房款。

4.《房产交易合同书》、《售房协议》、《补充协议》证实,李家贺与孙某乙夫妇签订虚假合同,出售某小区13栋14号楼房一套,售价33万元。

5.包头市商业银行星城支行出具的旧账号对账单、取款凭条证实,户名为张某的储户在2009年11月27日存入31万元,同日取走。

6.张某乙、裴某丙出具的证明材料证实,孙某乙夫妇给张某的银行账户打款31万元。

7.上诉人李家贺供述,2009年11月份,裴某丙给其介绍买房人孙某乙,其带着孙某乙去某小区售楼部看房,约定房子卖33万元,让他先交了2万元定金,过了几天其又让孙某乙把剩下的31万元交了。其以“刘鹏”的名义给孙某乙打了33万元的收条。

(三)2010年1月,上诉人李家贺向裴某乙谎称低价出售某小区顶账房,并带裴某乙到售楼部查看布局图。2010年4月21日,李家贺以“包头市翔源节能有限责任公司”的名义并冒充“郭某某”签字,与裴某乙签订了虚假的《售房协议》,约定出售某小区11栋3单元西户房屋一套。同年4月26日,李家贺骗取裴某乙人民币32.1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

1.受害人裴某乙的报案材料及陈述证实,2010年初,其在姐姐裴某丙的信息部认识了李家贺,李称自己有一批顶账房低价出售,并带其去某小区售楼处看了布局图,先交给李家贺5万元定金,过了几天在裴某丙的信息部又给李家贺27.1万元,同时签订售房协议,协议上的甲方是“包头市翔源节能有限责任公司”,还写着“郭某某”的名字。得知被骗后报案。

2.证人裴某丙的证言证实,2009年11月,李家贺到其经营的相约信息部登记卖房子,其中两套卖给了其妹妹裴某甲和裴某乙。当时李家贺和其妹妹一起去的售楼部,接待的人叫李某甲。回到信息部后,李家贺和其两个妹妹签了售房协议。

3.《售房协议》证实,李家贺以“包头市翔源节能责任有限公司”的名义与裴某乙签订虚假《售房协议》,出售某小区11栋3单元西户房屋一套。

4.包头市公安局文件检验鉴定书证实,该份售房协议书上“包头市翔源节能材料有限责任公司”的印章印文与原章样本的印文不一致,“郭某某”的签名与郭某某本人样本字迹不一致。

5.收条证实,李家贺于2010年4月26日收取裴某乙人民币32.1万元。

6.上诉人李家贺供述,2010年初,裴某丙介绍裴某甲、裴某乙买房,其带她们到某小区看过房子,去售楼部也看过图纸,当时见了李某甲,其说李某甲是公司老总的弟弟。裴某乙陆陆续续给其房款共计32万多元,其给裴某乙打了一张32万元的收条。

(四)2010年7月,受害人金某某经裴某丙介绍认识了上诉人李家贺。李家贺谎称其有顶账房低价出售。2010年7月19日,李家贺以“刘鹏”、“李贺”的名义和金某某签订了虚假的《房产交易合同》,约定出售某小区13栋3单元东户的房屋一套。后李家贺以收取定金、房款及房屋配套费等名义先后骗取金某某人民币16.7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

1.受害人金某某的报案材料及陈述证实,2010年7月,听李某乙说裴某丙的表弟有某小区的顶账房低价出售。同年7月14日,其找到裴某丙,裴某丙把她表弟“刘鹏”叫来,谈定购买13号楼的一套房,裴某丙和其签了房屋合同书后,其交给“刘鹏”5万元。同年7月19日,其又交给“刘鹏”7.5万元,他给打了12.5万元的收条。2011年7月14日,其又交了2.5万元房款、1.67万元配套费,并签了售房协议。得知被骗后报案。

2.《房屋交易合同书》证实,李家贺以“刘鹏”、“李贺”的名义与金某某签订虚假合同,出售某小区13栋3单元东户住房一套,共交款16.7万元。

3.收条证实,李家贺于2011年7月14日收取金某某购房款16.7万元。

4.上诉人李家贺供述,2010年7月份,其在裴某丙的相约信息部见到了金某某,告诉金某某有顶账房,金某某陆续交给其购房款16.7万元,其给打了16.7万元的收条并签了房屋交易合同书。

(五)2011年7月,受害人田某某经裴某丙介绍与上诉人李家贺见面,为骗取田某某的信任,李家贺与田某某签订了购买某小区顶账房的《房屋交易合同书》,于2011年7月24日骗取田某某购房定金人民币5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

1.受害人田某某的报案材料及陈述证实,2011年7月24日,其到相约信息部看售房信息,裴某丙说他表弟在某小区有顶账房,并给其看了房屋登记表,还空着几套。其去看房后认为位置不错就同意购买。第二天和裴某丙的表弟李家贺见面谈了房价,交给李家贺定金5万元,并在相约信息部签了房屋交易合同书。7月30日裴某丙说被骗了,其报了案。

2.《房屋交易合同书》证实,李家贺以“李贺”的名义与田某某签订虚假购房合同,出售给田某某某小区建筑面积92.24平方米的楼房一套。

3.收据证实,李家贺于2011年7月24日收取田某某购房定金5万元。

4.上诉人李家贺供述,2011年7月的一天,裴某丙给其打电话说还有人要买房子,其去裴某丙的中介所见到田某某,说其有顶账房还没交工。过了一段时间,田某某准备买一套,交给其5万元定金,其打了收条,签了房屋交易合同书。

(六)2011年7月,受害人李某乙到相约信息部查看售房信息。7月23日,裴某丙给李某乙打电话称上诉人李家贺有三套顶账房低价出售。7月25日,李家贺与李某乙签订了一份虚假房屋交易合同书,约定出售给李某乙一套某小区的顶账房。李家贺以“李贺”的名义收取被害人李某乙购房定金人民币5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主要证据有:

1.受害人李某乙的报案材料及陈述证实,2011年7月25日,其到相约信息部与李家贺谈妥购买馨合佳园顶账房,并签订了房屋交易合同。7月26日,裴某丙给其打电话要定金,其去信息部将5万元现金交给了裴某丙,后李家贺到信息部将钱取走,并给其写了收据。

2.《房屋交易合同书》证实,李家贺以“李贺”的名义与被害人李某乙签订虚假协议,出售某小区楼房一套,定金5万元。

3.收据证实,李家贺于2011年7月25日收取李某乙购房定金5万元。

4.上诉人李家贺供述,2011年7月,经裴某丙介绍见到李某乙,其说有顶账房,李某乙同意购买一套。其收了李某乙的购房定金5万元,打了收条,签了房屋交易合同书。

(七)2011年7月,受害人卢某某在相约信息部登记买房信息。7月25日,裴某丙给卢某某打电话,卢某某到相约信息部见到上诉人李家贺,李家贺谎称低价出售某小区顶账房一套,并以“李贺”的名义与卢某某签订一份虚假《房屋交易合同》,骗取卢某某购房定金人民币5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受害人卢某某的报案材料及陈述,2011年7月25日,经信息部的人介绍,在李家贺处购买某小区2室2厅、面积为92.26平方米的房屋一套,交给李家贺购房定金5万元。后来信息部的人说李家贺找不到了,就报了案。

2.《房屋交易合同》证实,2011年7月25日,李家贺与卢某某签订虚假协议,出售某小区两室两厅顶账房一套。

3.收据证实,2011年7月25日,李家贺以“李贺”的名义收取卢某某5万元购房定金。

4.上诉人李家贺供述,2011年7月,其在裴某丙信息部见到卢某某,称其有顶账房,卢某某同意购买一套,其收了卢某某购房定金5万元,并打了收条,签订了售房同书。

(八)2010年12月,受害人翟某某通过他人认识了上诉人李家贺,李家贺向翟某某谎称其有某小区的抵账房欲低价出售。后翟某某又向朋友马某乙、马某甲、郝某某介绍此顶账房。2011年3月6日,李家贺在其家中以“李贺”的名义分别与翟某某、马某乙的丈夫郑某某、马某甲、郝某某四人签订虚假售房协议。后李家贺多次以收取购房款及配套费为名,向翟某某骗取人民币6.08万元,向马某甲骗取人民币26.08万元,向郑某某、马某乙夫妇骗取人民币32.08万元,向郝某某骗取人民币26.08万元。2011年7月10日,受害人王甲通过妻子翟某某得知上诉人李家贺还有一套顶账房低价出售,经翟某某与李家贺联系,李家贺骗取王甲购房款人民币26.08万元。上述李家贺骗取款项共计人民币116.4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受害人翟某某、王甲、马某甲、郑某某、郝某某的报案材料及陈述证实,翟某某通过做生意认识一个自称叫“李贺”的人。2010年12月的一天,“李贺”对翟某某称其有某小区顶账房欲低价出售,翟某某向马某甲、郑某某、郝某某等人告知此事,“李贺”领翟某某、马某甲、郑某某、郝某某等人看了房后分别签订购房合同。“李贺”先后向翟某某收取购房款6.08万元;向马某甲收取购房款26.08万元;向郑某某收取购房款32.08万元;向郝某某收取购房款26.08万元;向王甲收取购房款26.08万元。后得知“李贺”于2011年7月30日逃走,向公安机关报了案。

2.《售房协议》证实,上诉人李家贺以“李贺”的名义分别与翟某某、马某甲、郑某某、郝某某签订虚假售房协议。

3.收条证实,上诉人李家贺先后向翟某某收取购房款6.08万元;向马某甲收取购房款26.08万元;向郑某某收取购房款32.08万元;向郝某某收取购房款26.08万元;向王甲收取购房款26.08万元。

4.辨认笔录证实,翟某某、马某乙经对包括上诉人李家贺在内的十二张不同男性照片分别进行辨认,从中辨认出李家贺就是骗走其购房款的男子“李贺”。

5.上诉人李家贺供述,2010年通过朋友认识翟某某,并称某小区有顶账房欲低价出售。翟某某联系了马某甲、郝某某、郑某某、王甲等人,其领到工地看了房子,分别与他们签订售房合同,收了翟某某6.08万元,收了王甲26.08万元,收了马某甲26.08万元,收了郑某某32.08万元。

(九)2011年1月,受害人高某通过他人认识了上诉人李家贺,李家贺向高某谎称欲低价出售某小区顶账房。同年1月18日,李家贺以“李贺”的名义与高某签订虚假《房屋出售协议》,骗取高某购房款人民币12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受害人高某的报案材料及陈述证实,其通过朋友认识“李贺”(李家贺),朋友说“李贺”在某小区搞工程,开发商欠“李贺”钱就顶给了房子,其就买了“李贺”一套顶账房。2011年1月8日给“李贺”10万元,并且签订了售房协议,2011年6月25日又交给“李贺”2万元。听说被骗后报案。

2.《房屋出售协议书》证实,2011年1月18日,上诉人李家贺以“李贺”的名义与被害人高某签订虚假协议,出售某小区楼房一套。

3.收条证实,上诉人李家贺两次收取高某购房款12万元。

4.上诉人李家贺供述,2010年以卖给高某某小区楼房的名义,两次收取高某房款共计12万元,都挥霍了。

(十)2009年11月,上诉人李家贺向裴某丙谎称其工程需要周转资金,多次向裴某丙借款共计人民币29.8万元。在裴某丙的催要下,李家贺谎称将某小区12栋东单元1楼东户的房屋顶给裴某丙,之后逃匿。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受害人裴某丙的报案材料及陈述证实,2009年12月,李家贺到其经营的信息部登记某小区三套顶账房要低于市场价出售。之后,李家贺以工程需要周转资金为名,多次向其借钱,其共借给李家贺31.8万元,后李给其顶了一套某小区12栋东单元东户92.26平方米的房子。其发现被骗后报案。

2.收条证实,上诉人李家贺向裴某丙多次借款,共计31.5万元。

3.上诉人李家贺供述,与裴某丙认识后多次向她借钱,先后借了31.8万元,后来骗裴某丙给她顶套房子。之后就逃跑了。

(十一)2009年,上诉人李家贺向王某某谎称其做塑钢窗生意,并有顶账房欲低价出售。2010年9月,王某某和李家贺联系买房,李家贺领王某某到某小区看房后,骗取王某某购房款人民币15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受害人王某某的报案材料及陈述证实,2009年,与“李贺”(李家贺)在其经营的二手车店里相识。“李贺”说他在派出所工作并在汇金公司做塑钢窗工程,并有顶账房欲低价出售。2010年,其想买房就给“李贺”打电话,“李贺”领其去看了房子,某小区售楼部的人说李贺有顶账房。过了几天,李贺要房款,其交给李贺15万元。得知被骗后报案。

2.收条证实,2010年9月17日,上诉人李家贺收取被害人王某某15万元。

3.《房屋买卖协议》证实,上诉人李家贺与被害人王某某签订虚假售房协议,李家贺出售王某某某小区3号楼1单元2号房屋一套。

4.上诉人李家贺供述,其认识王某某后称其有顶账房,低于市场价可以卖给他一套,后领王某某去售楼部登记了一套房子,王某某给其15万元,都挥霍了。

(十二)2010年年初,经翟某某介绍,受害人杨某甲认识了上诉人李家贺,李家贺向杨某甲谎称可以按照开盘价出售某小区房屋一套,杨某甲同意购房。2010年12月中旬至2011年7月27日,李家贺先后骗取杨某甲购房款人民币26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受害人杨某甲的报案材料及陈述证实,2010年年初,通过翟某某认识“李贺”(李家贺),“李贺”说他有一些顶账的房可按开盘价卖,其同意购买。在李家贺的催要下,多次给付李家贺购房款共计26万元。得知被骗后报案。

2.收条证实,上诉人李家贺以“李贺”的名义收取被害人杨某甲26万元。

3、上诉人李家贺供述,2010年通过翟某某联系了杨某甲,以低价出售顶账房为由,收了杨某甲26万元,全部挥霍了。

(十三)2011年春节前,受害人杨某乙通过他人认识了上诉人李家贺。李家贺向杨某乙谎称其有某小区的顶账房欲低价出售。2011年4月30日,杨某乙和李家贺谈好购买一套顶账房,李家贺多次骗取杨某乙人民币29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受害人杨某乙的报案材料及陈述证实,2011年春节前,通过孙某甲认识“李贺”(李家贺),称是公安局派出所的警察,还是做塑钢窗的老板。谈好买“李贺”的顶账房,并多次交给“李贺”29万元购房款。得知被骗后报案。

2.证人孙某甲的证言证实,杨某乙给“李贺”购房款29万元,都是杨某乙在李家贺家里给的,最后4万元“李贺”没有打收条,前三次的25万元都打收条了。

3.收条证实,上诉人李家贺以“李贺”的名义于2011年5月10日收取5万元、2011年4月30日收取5万元、2011年5月7日收取15万元。

4.上诉人李家贺供述,其以出售某小区顶账房的方式多次骗取杨某乙29万元。

(十四)2011年4月,上诉人李家贺在夜总会认识了受害人杨某丙,并谎称其在包头市固阳县、鄂尔多斯市等地都有工程,能帮杨某丙承揽钢窗及水泥项目。后李家贺以需要好处费为由骗取杨某丙人民币5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受害人杨某丙的报案材料及陈述证实,2011年4月,经他人介绍认识了“李贺”(李家贺),“李贺”称他在固阳县等地有工程,并答应帮忙承揽窗户、水泥等项目。2011年5月,“李贺”先后向其要走5万元好处费。得知被骗后报案。

2.证人孙某甲的证言证实,杨某丙给过“李贺”钱,用报纸包着。

3.上诉人李家贺供述,其在夜总会认识的杨某丙,杨某丙让其帮着推销水泥。过了些日子,其告诉杨某丙推销水泥的事情联系的差不多了,但需要好处费,杨某丙分三次给其5万元,被其挥霍了。

(十五)2011年春天,受害人杨某丁通过他人介绍认识了上诉人李家贺,李家贺向杨某丁谎称其有某小区有顶账房欲低价出售,杨某丁决定购买一套。2011年6月,李家贺骗取杨某丁购房款人民币13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

1.受害人杨某丁的报案材料及陈述证实,2011年5月,经朋友介绍认识“李贺”(李家贺),他自称是汇金房地产公司的,可以按原价卖给其一套楼房,收取了2万元房款,未打收条,之后又取走了6万元房款,打了收条。没过几天又收取了5万元房款,没打收条。得知被骗后报案。

2.收条证实,2011年6月15日李家贺收取杨某丁6万元。

3.上诉人李家贺供述,2011年认识杨某丁、杨某乙,其称是干工程的,某小区有顶账房。之后他们两人各买一套,其收了杨某丁13万元。全部挥霍了。

(十六)2011年1月,受害人王乙通过翟某某认识了上诉人李家贺,李家贺谎称其在某小区有顶账房可低价出售给王乙。2011年1月7日和6月19日,李家贺两次骗取王乙人民币26.08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

1.受害人王乙的报案材料及陈述证实,2011年6月,“李贺”(李家贺)到其办公室说有顶账房,其签字交给“李贺”5万元定金,第二天将首付15万元交给“李贺”。6月18日,“李贺”又要了1.08万元。总计被骗26.08万元。

2.收条证实,上诉人李家贺收取王乙部分购房款,共计20万元。

3.上诉人李家贺供述,2011年,通过翟某某认识了王乙,对王乙说低价出售顶账房,王乙想买,其多次催促,王乙先给其20万元,后来又给其5万元,过了几个月又向王乙要了1.08万元钱。全部挥霍了。

(十七)2011年5月,受害人任某某通过他人认识了上诉人李家贺,李家贺谎称帮助任某某儿子安排工作,并以需要活动经费为由,骗取任某某人民币3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受害人任某某的报案材料及陈述证实,2009年,通过朋友认识李家贺,他自称是派出所的警察,还拿警官证给其看,其想给儿子找工作,李家贺说他能办,并要走活动经费3万元。

2.上诉人李家贺供述,其答应给任某某儿子找工作,任某某给其3万元活动经费,其没有能力办工作,钱挥霍了。

(十八)2012年7月10日,受害人许某某因其丈夫涉嫌刑事犯罪被抓捕,找到化名为“李石”的上诉人李家贺,李家贺谎称案件已经被起诉至法院审理,可以找关系对许某某丈夫判处缓刑,需要活动经费为由,先后向许某某骗取人民币10.3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受害人许某某的报案材料及陈述证实,其丈夫曹庆钢因盗窃被抓后找到“李石”(李家贺)帮忙,过了几天,“李石”给其打电话说他能帮忙,但是需要钱。从2012年7月开始,“李石”一共拿走其10多万元。9月14日,“李石”给其打电话说下周四开庭,并且承诺肯定能判其丈夫缓刑。后其到检察机关咨询该案,被告知该案还在检察院审查中,其意识到被“李石”骗了,就报了案。

2.受害人许某某的辨认笔录证实,许某某对包括李家贺在内的十张不同男性照片进行辨认,从中辨认出对其实施诈骗的男子就是自称为“李石”的李家贺。

3.上诉人李家贺陈述,2012年7月份,许某某因丈夫曹庆钢被抓走求其帮忙,其想骗点钱花就答应了。过了两三天,打电话给许某某称需要用钱打点人情。后多次向许某某要了大约10.3万元,都被其挥霍了。

4.辽宁省鞍山市铁东区人民法院(2005)东刑初字第316号刑事判决书及释放证明证实,上诉人李家贺于2005年9月26日因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2006年10月14日刑满释放。

上列证据经一审庭审举证、质证,查明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李家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手段,骗取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412.56万元,并全部挥霍,其行为构成诈骗罪。且诈骗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上诉人李家贺曾因诈骗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刑罚执行完毕五年内又实施诈骗犯罪,系累犯,应当从重处罚。上诉人李家贺归案后虽认罪态度较好,但其犯罪情节特别恶劣,犯罪后果特别严重,给受害人造成无法挽回的巨大经济损失,其主观恶性和社会危害性极大,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故上诉人李家贺及其辩护人提出请求从轻处罚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内蒙古规度律师事务所
邮箱:guidulawyer@126.com    电话(传真):0471- 4939920 、13948433535    网址:www.guidulaw.com    地址:新城区成吉思汗大街青山水恋A1-104
微信号:2695142548
微信号:2695142548 
邮箱:guidulawyer@126.com 
电话(传真):0471- 4939920 、13948433535 
地址:新城区成吉思汗大街青山水恋A1-104
©copyright 内蒙古规度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 蒙ICP备16003980号 技术支持大旗网络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分享到:
©copyright 内蒙古规度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