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辽市科尔沁左翼后旗努古斯台镇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委员会诉通辽市科尔沁左翼后旗人民政府边界纠纷处理决定案 - 刑事、行政案件专项 - 规度律师事务所-呼和浩特律师_呼和浩特律师事务所_呼和浩特律师服务_呼市律师_内蒙古律师事务所_呼和浩特最好的律师事务所
成功案例
刑事、行政案件专项
当前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 刑事、行政案件专项
成功案例
success case

通辽市科尔沁左翼后旗努古斯台镇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委员会诉通辽市科尔沁左翼后旗人民政府边界纠纷处理决定案

文章来源:内蒙古规度律师事务所 发布于:2017-08-10 浏览次数:5652次 字号【 】【关闭
发布于:2016-12-30 字号【   】

上诉人(原审原告)通辽市科尔沁左翼后旗努古斯台镇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委员会,住所地通辽市科尔沁左翼后旗努古斯台镇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

法定代表人阿拉坦巴根,该嘎查主任。

委托代理人王玉琳,北京市尚衡(呼和浩特)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艾海峰,北京市中洲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第三人)通辽市科尔沁左翼后旗努古斯台镇人民政府,住所地通辽市科尔沁左翼后旗努古斯台镇。

法定代表人王金强,该镇镇长。

委托代理人白峰山,男,1976年4月12日出生,科尔沁左翼后旗努古斯台镇司法所所长,住通辽市科尔沁左翼后旗吉尔嘎朗镇直属机关24号。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通辽市科尔沁左翼后旗人民政府,住所地通辽市科尔沁左翼后旗甘旗卡镇。

法定代表人李艳荣,该旗旗长。

委托代理人巴达荣贵,男,1968年8月30日出生,蒙古族,科左后旗民政局双拥办主任,住通辽市科尔沁左翼后旗甘旗卡镇大青沟街居委会33组10号。

委托代理人白那顺,男,1956年10月6日出生,蒙古族,科左后旗民政局勘界办主任,住通辽市科尔沁左翼后旗甘旗卡镇大青沟街居委会17组1号。

被上诉人(原审第三人)通辽市科尔沁左翼后旗甘旗卡镇依和宝力高嘎查委员会,住所地通辽市科尔沁左翼后旗甘旗卡镇依和宝力高嘎查。

法定代表人白青格乐图,该嘎查主任。

委托代理人阿日斯楞,男,1972年7月8日出生,蒙古族,依和宝力高嘎查党支部书记,住通辽市科尔沁左翼后旗甘旗卡镇西列很杰嘎查三组。

被上诉人(原审第三人)通辽市科尔沁左翼后旗甘旗卡镇人民政府,住所地通辽市科尔沁左翼后旗甘旗卡镇。

法定代表人王永生,该镇镇长。

委托代理人袁宏权,通辽市科左后旗甘旗卡镇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上诉人通辽市科尔沁左翼后旗努古斯台镇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委员会(以下简称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委员会)诉通辽市科尔沁左翼后旗人民政府(以下简称科左后旗政府)边界纠纷处理决定一案,上诉人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委员会、上诉人通辽市科尔沁左翼后旗努古斯台镇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努古斯台镇政府)不服通辽市中级人民法院通行初字(2011)第7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王玉琳、艾海峰,上诉人努古斯台镇政府的委托代理人白峰山,被上诉人科左后旗政府的委托代理人巴达荣贵、白那顺,被上诉人通辽市科尔沁左翼后旗甘旗卡镇人民政府(以下简称甘旗卡镇政府)的委托代理人袁宏权,被上诉人通辽市科尔沁左翼后旗甘旗卡镇依和宝力高嘎查委员会(以下简称依和宝力高嘎查委员会)的法定代表人白青格乐图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委员会原属科左后旗巴胡塔苏木管辖,第三人依和宝力高嘎查委员会原属科左后旗伊虎塔镇。1992年9月7日由科左后旗人民政府组织,在科左后旗巴胡塔苏木及科左后旗伊虎塔镇的负责人的共同参加下,通过实地确认界桩签订核界协议书,对科左后旗巴胡塔苏木和科左后旗伊虎塔镇的行政区域界线进行划定,绘制了边界地形图。2006年原科左后旗巴胡塔苏木并入科左后旗努古斯台镇,原科左后旗伊虎塔镇并入科左后旗甘旗卡镇。历史上由于争议地属于沙坨地,大郑铁路由此经过,为防风固沙保护铁路,通辽铁路在此的管理段在争议地内植树已达几十年之久,林间地可做放牧使用。2003年依和宝力高嘎查委员会将该沙坨地中的1272亩土地发包给本村村民使用,由此引发边界纠纷不断。2003年12月30日科左后旗人民政府为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委员会颁发了草原所有权证,由于该证包括争议沙坨地,依和宝力高嘎查委员会诉至法院请求撤销,科左后旗人民法院于2010年3月28日作出(2010)后行初字第3号行政判决撤销了该草原所有权证,该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委员会于2010年5月25日申请科左后旗人民政府确权。科左后旗人民政府通过实地进一步核实并依据1992年9月7日签订的核界协议书,作出了后政决字(2010)1号《关于努古斯台镇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与甘旗卡镇依和宝力高嘎查边界纠纷的处理决定》。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委员会不服该行政决定申请复议,通辽市人民政府作出通政复决字(2010)第1号复议决定,维持了该处理决定。

原审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对具体行政行为是否合法进行审查。”根据《行政区域边界争议处理条例》第十二条“省、自治区、直辖市境内的边界争议,由争议双方人民政府协商;经协商未达成协议的,双方应当将各自的解决方案并附边界线地形图,报双方的上一级人民政府处理。”第十三条“经双方人民政府协商解决的边界争议,由双方人民政府的代表在边界线协议和边界线地形图上签字。”第十一条一款“争议双方人民政府达成的边界协议,或者争议双方的上级人民政府解决边界争议的决定,凡不涉及自然村隶属关系变更的,自边界协议签字或者上级人民政府解决边界争议的决定下达之日起生效。”1992年9月7日签订的涉及争议地核界协议书正是依据上述规定达成的,而且已经生效。科左后旗人民政府依据该核界协议作出的后政决字(2010)1号《关于努古斯台镇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与甘旗卡镇依和宝力高嘎查边界纠纷的处理决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但考虑科左后旗人民政府是由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委员会申请确认争议地所有权而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理应将该具体行政行为送达给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委员会,程序上存在问题。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和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有权依照本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规定,虽然存在上述问题,但不影响其诉权的保护。又由于《行政区域边界争议处理条例》对此问题并无明确规定,故虽然存在问题但不影响上述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原告的起诉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一)项的规定,判决:维持科左后旗人民政府作出的后政决字(2010)1号《关于努古斯台镇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与甘旗卡镇依和宝力高嘎查边界纠纷的处理决定》。

上诉人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委员会不服原审判决,提起上诉称:一、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委员会申请对争议土地进行确权,但科左后旗政府却依据1992年9月8日的核界协议书以“大郑铁路”西侧近500米划出边界线,致使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失去大面积土地。二、科左后旗政府作出的“行政边界争议处理决定”采信的2003年9月8日的《核界协议书》不合法。三、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委员会被撤销的《草原所有权证》、科左后旗人民政府颁发该证时的GPS定位图、科左后旗人民政府在“依和宝力高嘎查委员会起诉撤销《草原所有权证》行政诉讼”一案中提交的答辩状、以“大郑铁路”作为村界的相关地图等证据证明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与依和宝力高嘎查以“大郑铁路”为界,争议土地归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所有。四、科左后旗人民政府作出处理决定程序违法。一是申请事项与处理事项不符;二是遗漏当事人;三是适用法律错误。综上所述,请求依法撤销通辽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通行初字第7号行政判决和科左后旗政府作出的后政决字(2010)1号行政处理决定,责令科左后旗政府限期作出“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委员会与依和宝力高嘎查委员会之间争议的土地以‘大郑铁路’为界,铁路西归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所有”的处理决定。

上诉人努古斯台镇政府不服原审判决,提起上诉称:一、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委员会申请对争议土地进行确权,科左后旗政府却作出的“行政边界处理决定”,结论事项与申请事项不符。二、科左后旗政府作出“行政边界争议处理决定”所采信的2003年9月8日的《核界协议书》不合法。三、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委员会被撤销的《草原所有权证》、科左后旗人民政府颁发该证时的GPS定位图、科左后旗人民政府在“依和宝力高嘎查委员会起诉撤销该《草原所有权证》行政诉讼”一案中提交的答辩状、以“大郑铁路”作为村界的相关地图等证据证明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与依和宝力高嘎查以“大郑铁路”为界,争议土地归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所有。四、科左后旗人民政府作出处理决定的程序违法。一是申请事项与处理事项不符;二是遗漏当事人;三是适用法律错误。综上所述,请求依法撤销通辽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通行初字第7号行政判决和科左后旗政府作出的后政决字(2010)1号行政处理决定,责令科左后旗政府限期作出“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委员会与依和宝力高嘎查委员会之间争议的土地以大郑铁路为界,铁路西归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所有”的处理决定。

被上诉人科左后旗政府答辩称:一、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委员会申请土地确权,因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属努古斯台镇管辖,依和宝力高嘎查属甘旗卡镇管辖,两个嘎查之间争议的土地确权问题就是两个镇行政区域界线问题,所以科左后旗人民政府根据《行政区域边界争议处理条例》第十二条作出的行政处理决定,已经进行了土地确权。二、1992年9月8日的《核界协议书》是原巴胡塔苏木(现并入努古斯台镇)和原伊胡塔镇(现并入甘旗卡镇)在民政局勘界办工作人员主持下由双方苏木、镇的主要领导参加签订,协议上有原巴胡塔苏木苏木达那木拉的亲自签名。根据《行政区域边界争议处理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核界协议书自签订之日起生效。三、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委员会提出以“大郑铁路”为界没有证据和依据。四、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与依和宝力高嘎查之间的土地争议不属于同一行政区域内两个嘎查的土地确权问题,而是两个镇行政区域的边界问题,根据《行政区域边界争议处理条例》第六条的规定,县级以上的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的民政部门是处理边界争议的主管部门,所以科左后旗人民政府根据旗民政局的调查处理意见作出行政决定符合规定,程序合法。综上所述,请求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甘旗卡镇政府答辩称:一、上诉人努古斯台镇申请土地确权,适用草原法错误。依和宝力高嘎查属甘旗卡镇管辖,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属努古斯台镇管辖,要解决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与依和宝力高嘎查的土地所有权纠纷,就应当先解决努古斯台镇与甘旗卡镇的边界纠纷。二、1992年9月8日签订的《核界协议书》由原巴胡塔苏木苏木达那木拉和原伊胡塔镇镇长朝鲁签订,协议主体是巴胡塔苏木和伊胡塔镇,签字主体是苏木和镇的法定代表人,《核界协议书》合法有效。三、1992年9月8日签订的《核界协议书》、韩双山经过公证的土地承包合同等证据证明“大郑铁路”西侧有依和宝力高嘎查的部分土地,“大郑铁路”不是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和依和宝力高嘎查的界线。四、科左后旗人民政府作出处理决定程序合法,解决土地所有权纠纷必须先解决边界纠纷。综上所述,请求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依和宝力高嘎查委员会答辩称:一、在民政勘界部门代表被上诉人科左后旗政府进行现场调查、调解过程中,上诉人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委员会和努古斯台镇政府没有提出异议,说明二上诉人已经默认民政勘界办代表政府处理双方纠纷,被上诉人科左后旗政府作出的(2010)1号行政处理决定正确。二、原巴胡塔苏木和原伊胡塔镇1992年9月8日签订的《核界协议书》合法有效。三、上诉人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委员会提出依和宝力高嘎查与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以“大郑铁路”为界没有证据证明,“大郑铁路”西侧有依和宝力高嘎查的部分土地。四、上诉人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委员会申请土地确权却适用草原法属于适用法律错误。依和宝力高嘎查属甘旗卡镇管辖,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属努古斯台镇管辖,要解决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与依和宝力高嘎查的土地所有权纠纷,就应当先解决努古斯台镇与甘旗卡镇的边界纠纷。综上所述,请求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认定的基本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另查明:上诉人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委员会向被上诉人科左后旗政府提出土地所有权确权申请后,2010年5月25日,被上诉人科左后旗政府法制办公室将上诉人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委员会的确权申请转交科左后旗民政局处理,科左后旗民政局拟定了调查处理意见报被上诉人科左后旗政府,被上诉人科左后旗政府依照《行政区域边界争议处理条例》第十二条的规定作出后政决字(2010)1号《关于努古斯台镇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与甘旗卡镇依和宝力高嘎查边界纠纷的处理决定》。被上诉人科左后旗政府在二审庭审中认可上述边界纠纷处理决定即是针对上诉人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委员会递交的的土地确权申请作出的确权决定。

上述事实,有上诉人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委员会二审提交的上诉状、在原审提交的土地所有权确权申请书、情况反映、草原所有权证等证据,被上诉人科左后旗政府二审提交的答辩状、在原审提交的现场勘验笔录、2010年6月21日关于土地权属争议问题的情况反映、1992年9月8日的核界协议书、科左后旗民政局后民发(2010)60号处理意见、《关于努古斯台镇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与甘旗卡镇依和宝力高嘎查边界纠纷的处理决定》等证据在案为凭。上述证据已经本院审查确认。

本院认为,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与依和宝力高嘎查因对涉案草原所有权发生争议,上诉人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委员会向被上诉人科左后旗政府递交了确权申请,请求对两个嘎查争议的草原所有权进行确权,被上诉人科左后旗政府应当依法作出确权决定。而本案中,被上诉人科左后旗政府依据国务院《行政区域边界争议处理条例》第十二条作出的《关于努古斯台镇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与甘旗卡镇依和宝力高嘎查边界纠纷的处理决定》,是对甘旗卡镇政府和努古斯台镇政府作出的边界纠纷处理决定,并非草原权属确权决定,此处理决定亦不是针对上诉人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委员会作出,且未给上诉人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委员会送达,没有实际解决当事人之间的草原权属纠纷。因此,被上诉人科左后旗政府应当继续履行职责,对上诉人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委员会的确权申请,依法作出相应的确权决定。原审判决认定后政决字(2010)1号《关于努古斯台镇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与甘旗卡镇依和宝力高嘎查边界纠纷的处理决定》属于确权决定并判决维持不当,应予纠正。上诉人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委员会关于“科左后旗政府作出的处理决定与确权申请不符”的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三)项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十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通辽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通行初字第7号行政判决;

二、责令通辽市科尔沁左翼后旗人民政府对乌日都巴嘎布拉格嘎查委员会与依和宝力高嘎查委员会的草原所有权争议作出具体行政行为。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被上诉人通辽市科尔沁左翼后旗人民政府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内蒙古规度律师事务所
邮箱:guidulawyer@126.com    电话(传真):0471- 4939920 、13948433535    网址:www.guidulaw.com    地址:新城区成吉思汗大街青山水恋A1-104
微信号:2695142548
微信号:2695142548 
邮箱:guidulawyer@126.com 
电话(传真):0471- 4939920 、13948433535 
地址:新城区成吉思汗大街青山水恋A1-104
©copyright 内蒙古规度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 蒙ICP备16003980号 技术支持大旗网络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分享到:
©copyright 内蒙古规度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